苏某人

等我写完截稿我一定回来开车!

桃花劫(1~7)

@几茉 文源太太的漫
言辞匮乏才疏学浅,表达不出画里那种感觉。

试图文白不知道有没有很奇怪。
要不…凑合看看?

======
——传闻武陵有一仙君,得道千年不求飞升,转而化作桃树一株护佑众生;许是这方福地终日仙气缭绕,又衍得了方百亩的桃林,每至春日千层锦绣灼灼逼人。
——又传闻,若是在此间最为艳丽旖旎的桃树下许愿便可心想事成,故此祈愿者络绎不绝,也称得蜀地一大奇景。

1.
赵云对于这些个玄乎难测的传说,向来是怀了八分怀疑两分不屑的心思,然而,不晓得撞了什么邪,赵云瞧着二月春光正好燕啭莺啼,窗外日光缱绻花影婆娑,春日又少事直教人怠惰懒散,方理了理额带预备着出门操练操练,就撞见自家主公一脸丧气,瞧着他就蹭上来一通诉苦。

“云云…你晓得那个武陵的事儿罢!”赵云不明所以点点头,而后就给季汉最高统治者眼泪糊了一身。
“呜哇!云云我都去那儿两次了!连仙君的面儿都没见到!”

赵云瞧着自个儿给压出道道褶皱的挺括衣衫不晓得该说些什么,端得一派冷漠又自认得体地推开自家主公,而后就见刘备甩头拿阔朗指节抹着眼泪花儿,发丝飞扬溶入春光竟有了几分梨花海棠春带雨的楚楚感,声音压得很是委屈,似是指望着赵云能给他些许安抚
“唉……后来二弟,三弟和我一道去的,然而还是无果,怕是这武陵仙君不肯见我罢。”

奈何赵云本是个耿直性子,慢条斯理压平了衣衫上的褶子才舒心了些,抬眼瞧向刘备眸色放的板正严肃开口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
“……武陵仙君,是传说罢。主公寻这般不切实际的人作甚?”

刘备听着这问话,擦干眼泪叹了口气儿,下颌在毛绒绒领子上蹭出个软和的小小的窝
“蜀地百姓都道他灵验,我瞧这不像诓人。我想着若是能诱哄…咳,能得了这仙君相助,蜀国霸业必成。”言讫轻咳一声“可如今…连面都见不到也不是个事儿啊。”

赵云沉吟半晌,神思恍惚间刘备已是没了人影,不晓得又转过了几道石桥路过几处花坊去寻那些个大小将领哭诉。赵云兀自咬咬指节,眸中映了初春正好日光暖雪消融,心下揣度了几分决定去那处远近闻名的武陵瞧瞧。
武陵仙君…吗?

2.
十里桃花开的正是灼丽时分,铺展开漫焕烟霞连绵至天边,清风送香织作网,将人密密麻麻围困住,眼里心里都只住了如妖似幻的这方地,零落残蕊都成了别样花火。

赵云随着性子穿梭在如织游人间,瞧着蜀地百姓喜气洋洋给枝丫上挂着红绸,心下几分茫然无惑。他来此全是一念之间,不为祈福,不为还原,似乎单是命运牵引着他于此。命运……?赵云抬手漫不经心抚上一棵桃树粗糙枝干,听着周围人高谈阔论,言谈间都是恭敬喜顺,心下给春日催了几分愁绪悠叹一声。

指尖触感粗糙中又带了柔和,是时间涤荡过的岁月绵长滋味。赵云抚着,便晃了神,耳边闲言碎语溶成叽喳雀鸣,似是有人在他耳畔低吟浅唱,声声嚼碎了四月芳菲甜腻入骨。
那一年,我为你跨过四时风卷云栖,不为遇见,只为贴近你的温暖。

寂了。周身不知何时一片清寂,清风回环绕指缠,赵云方从恍惚间回神,唇角稍弯。
武陵仙君?像这种传说中的人物……
怎么会是……

待赵云自嘲般勾起唇角,抬头看向云影天光却是惊了惊,就着仰头姿势吐出一个单音,眸中风卷云栖。
“嗯?”

3.
琉璃天色间桃树直穿云霄,密密枝干间横陈了个身姿卓然的人儿,慵懒闲适,双眸阖着,俊朗眉目似是用最精致的手法勾勒而成的丹青,一笔一划都是揽尽风华的盛世美颜。红衣白衫在和风间流曳生姿,粉白发丝稍扬是逍遥弧度。

旁逸枝干微微挡了视线,赵云喉头微滚,一时间顿了身形竟不知如何是好,正暗自琢磨间树上的人儿却像是给世俗气扰了清静,修长素手托在腮边缓缓睁眼。

看着俊眉修目的人儿赵云下意识屏了呼吸,瞧着人眼皮缓缓掀开心下期许油然而生,这几分期待却在看见那双明眸时全碾作飞灰化为虚无。
这一瞬,万劫沧桑。
似是画中拓下的清隽,柔中带寒的绯色眸子融了远山云,朦胧悠远,落花飘过竟是比不得他眸间半分风情。

仙气十足的人儿看着赵云一怔,而后挠挠头,将因小憩磨得杂乱的发丝又缀一层细小绒毛,似是他空他活了这般岁数,从未遇着这般尴尬境遇。待到仙君定睛再看,桃色瞳子却是敛得深沉,素长指尖仍插在蓬松凌乱发间,看向赵云的眼神多了几分意味深长。

4.
“你……”
春日的少年人仰着脑袋,平日征伐果决的将军终是遇着了他闻所未闻的事件,这般无措茫然模样落在仙君眼中几分似曾相识的可爱懵懂。

“阁下便是武陵仙君?”
赵云脸侧有浅淡红霞,眸子湛蓝清透,端端映着树梢如诗如画的仙人。仙君看着那双幼鹿般眸子刹那恍惚,嘴角挽一抹温润淡雅笑意,颔首弧度窈窕安然。

“你来了啊。”
叹惋怅然若失的语调令赵云摸不着头脑,仙君却并未接着说下去,自顾自逗弄指旁青蓝相间三青鸟,天地寂灭间仿佛有时光汩汩而过,半晌仙君悠悠启唇,吐出音线清雅浅淡
“无妨。”

机遇情缘不可催,前尘往事不可追。
愿你这一世,下一世,都不要再记起我。

5.
赵云沉吟半晌,下意识咬咬左手食指骨节——这似是个很稚气的动作,于他却无半分不妥贴——赵云默了半晌,觉得想招揽这等仙姿风骨的话无论如何也是无法抗颜出口,正费心劳神地组织言辞,眼风瞟着左边飞扬发丝无意识道
“额…仙君…在下是来……”

仙君却是支臂倚上身侧较为粗壮枝干,随手搁了啭鸣鸟雀,稍稍正坐几分唇畔吟吟笑意却是半分未改
“原来如此,你是那个家伙手底下的人?”

那个家伙…?大哥吗?
赵云揣度了一下,觉得约莫如此,恭肃严整自认礼貌庄重的答话,丝毫不觉正视这仙人眉眼有何不妥
“是,所以在下……”
话音未起,就给仙君打断,语气闲散适然
“好啊,我加入。”

“啊?”
赵云半口气没喘过来,千回百转转出个字,直愣愣瞧着仙君。
“我说,我加入。”
这会赵云听得真真切切,心下暗道:咦…怎的这般轻易?大哥言道寻了两次都没见着莫不是诳人?
全然沉浸于思绪间的赵云没瞧见仙君眼角挂上的戏谑促狭,更是没究着其中雪藏的,蔓延了千里时光的荒凉。

诸葛亮望着千里外透明结界旁簇拥百姓,不动声色抿了抿唇,眸色荒寂。
你理应如他们,值得平凡却安宁幸福的一生。
但是,请恕我贪得无厌,私心想要你的全部,千秋万世。

6.
“他没有在骗你。”
那双眸子泄出的情绪太过坦荡,仙君连施个读心的术法功夫都给省了,瞧着树下少年修身玉立,眼角攒起的促狭更浓,转瞬即逝后仍是笑意融融。仙君随手捏了个诀,婉转清风拖着自个儿飞身而下,发丝衣袂散入飞花,身后烟霞轻拢四合,焕焕无边。
“我之所以加入,只是因为你而已。”

直白言语出口时那双白玉赤足已是落在赵云身前,踏着玉碎香残的粉嫩花瓣更显剔透。冷冽桃香袭来,赵云下意识连退几步,给这淡香薰得几分心慌,却仍是不忘疑惑。
自个儿方才所思所想,似是并未说出口?

这厢疑惑未完,赵云发觉那落入尘世的如画美人又凑了上来,衣衫带起花瓣翻飞,那人身高不及赵云挺拔,于是赵云一低头就瞧见仙君白皙清透脸侧,雪白肌肤上似有春日暖雪流光。

“仙…仙君…”
赵云有些惶恐——饶是一介武将,他也晓得这般与人亲近是不大对的,更何况这人的狎昵动作让自己心如擂鼓,目光不自觉飘转到人耳畔清扬发丝竟是想给他别至耳后——唔,仙君耳朵也生得好看…

仙君只是定定盯着赵云,分明是温和颜色却逼得赵云不得不于他对视。赵云惊觉这仙人眸中似荒月寒潭,拨开面上那层浅淡月光下是积淀亘古的伤愁,细密睫羽打下幽幽暗影,勾出暧昧缱绻情思,赵云呼吸稍窒,面上更添几分薄红。

仙君此刻却是用眼细细瞧着这具匀称身格下世间独一无二剔透魂魄,额间月牙印记烧的几分艳色,心尖是几万年未曾有过的战栗。
没想到还会有再见的一天…
只不过,转世居然是个男人?

7.
这阳,着实烤人了些。
赵云鬓角渗着细密汗珠,耳畔鼓噪自个儿胸腔中脏器搏动的清晰声响,像是给施了定神咒一般动弹不得。终是年少不更事,赵云暗自惑然
为何…心跳得如此快?

仙君唇畔弧度挽得更大,玉足轻挪离赵云更近几分半仰头发丝柔顺搭上肩头,伸手轻抚上赵云左胸,袖口桃瓣色白梢红端得摄人心魄——然而谁又晓得夺人心魂的,究竟是这方桃花,还是花种的玉人儿?
仙君悠悠开口,语调放的磁性
“心跳得这么快…是为我而动的吗?”

赵云脸色一下红了个通透,将周身绯色桃花都压过了风头,偏生仙君一副温润模样教人挑不出错处只能怪自己心志不坚,赵云拧眉唇瓣微启,灵台被仙君身上那缭绕幽香缠至昏惑,然而骨子里清白本性还在,蒸腾热气间赵云难得失态,嗲毛一般举起双手以示清白,音调都比往日高了三个度
“仙君请不要开这种玩笑!”

而仙君此刻瞧着面前人炸毛模样难得不羁一回轻笑出声,所含几分揶揄又是亲昵而温柔的,心情蓦得好过了二月二的盛景。
哎呀,有点可爱。
想抱回家养怎么办。

fin——

评论(5)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