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墨

请看置顶

【裘前】兄友弟恭(脑洞)

一个半小时仓促产物。

性格ooc注意。微量杰佣。

现代au兄长裘x弟弟前。

剧情垃圾。
有问题评论叨叨。求轻喷。

————————————————————

1.威廉刚出生。裘克四岁。看着小小的皱巴巴的婴孩蹙缩着脸,他歪头,觉得这小家伙长的真丑。

威廉两个月大的时候,裘克从幼儿园放学,一如既往在外面浪够了回家。摇篮里的小朋友瞪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他,咿咿呀呀叫着。他像以往一样咂嘴。

“丑死了。”

小威廉像是听懂了,鼻子一皱就要哭出来。他慌了手脚,毫无章法地摇着摇篮,然而无效。

看着威廉眼泪鼻涕糊成一团,裘克小大人一样叹气,转身去三步开外的桌子上取纸巾。

威廉扑腾手脚,裘克回头,就看见小小的婴儿就要翻出来。他下意识抢步上前,恰好攥住威廉系在胸前的餐巾。

裘克单手扶着小家伙坐上摇篮木靠,惊魂未定地拍拍胸膛。掌心的感触出乎意料的柔软,小家伙看着裘克,扑腾着手脚破涕为笑。裘克撇嘴,在心里下了定义。

“不但丑,还傻。”

2.
威廉三岁,裘克七岁。已经上小学的人不屑带粘人的小家伙出去玩,总是支使小威廉去买东西,然后自己悄悄溜掉。

于是杂货店老板经常能看见小家伙抱着一堆薯片可乐不知所措。偶尔走的不够麻利,会被小家伙跑过来粘着腿。

踹也踹不开。

最后还是带着拖油瓶一起去逛荡了。

回家之后发现小家伙给自己的书桌上贴了一朵小红花。
“妈妈说你幼儿园从来没有得过小红花,我把我的这朵送给你啦!”

你是在炫耀吗,臭小子。
裘克看着威廉兴高采烈的样子,想撕下来的手终于是放了下去。

3.
威廉六岁,裘克十岁。两个人终于可以背着书包走在一起。

九月的天仍有些炎热味道。

裘克一早被父母寄托重任,护送威廉上学——反正也顺路。小家伙短腿迈的迅速,仍是跟不上兄长的步伐。

小小的人儿已经懂得倔强,撩开方蓄起的脏辫抹把汗,放慢了脚步。低头无意识绞着长长的书包带,凭着印象跟着裘克走过的路。

转过弯,看见比他高出好多的人靠在墙上。

“慢死了。”

裘克一把拎过小家伙的书包。

“丢了我可不管你。”

4.
威廉七岁,裘克十一岁。

“死gay佬你等等我!”

如果说一年的学习给威廉带来了什么,大概只有更加倔强的不服输的性子和牙尖嘴利的怼人方式。

“说谁gay佬?老子有女朋友!”走在前面的人气急败坏回头,抬手重击威廉脑袋。“想死吗小子。”

天知道裘克的哪个狐朋狗友传出去裘克是个gay,如今上到初中部下到一年级小朋友都知道五年级有个红发疯子喜欢男人。

威廉灵活蹲身,卸了重击力道从裘克肘下溜走,回头吐个舌头,笑嘻嘻追上前面的同学。

看着威廉跟他们勾肩搭背裘克心里突然有点不对味。

5.
威廉十一岁,裘克十五岁。

在老师不断给予的压力下威廉觉得小升初真是他人生的一道坎。他想不通为什么即将中考,裘克还是能每天翘课出去玩。
这可能是住宿生的好处。

为此他们的父母简直操碎了心。

然而裘克完全没有悔改的迹象。

“翘课出去有什么好玩的吗。”威廉踢着地上的石子,嘀嘀咕咕。

“有啊。外面比学校这种囚笼好多了。”裘克习惯性比威廉走快半步。“你想的话我带你出去?”
哪怕威廉早在四年前就已经记熟了这条路,裘克还是会在每天放学的时候跟他一起走。

为此他总是在放学铃响的那一刻冲进学校,去找他亲爱的弟弟。不少人戏称,对于裘克而言,放学铃才是上课铃。

“行啊。”
威廉有点儿好奇翘课的滋味。

结果是裘克翘了晚自习带他出去撸串儿,两个人吃遍了整条小吃街。从鸡柳鱿鱼到麻辣烫,裘克要的几乎都是麻辣。

吃到最后威廉觉得胃都在痉挛,张着嘴不住吸溜冷气。但同时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也深深刻在了他的记忆力。

反观裘克,面色如常。很冷静地咬着一串金针菇,蘸满辣椒油之后面不改色咽了下去。

事后威廉抗议,表示他根本没有逃课,因为小学是没有晚自习的。
然后被裘克草率的敷衍过去了。

6.
威廉十三岁,裘克十七岁。

升入初中的小家伙对一切都充满好奇,裘克在读了一年初四之后终于上了高中部。据他自己所说。
“老子宁愿学习都不愿意再受一年这种折磨了。形象的说,复读期间你连撸管都有人管你。”

刚上初中威廉就收到了一份情书,放学的时候有人趁威廉去厕所的空当,迅速地放在在他的桌子上。是一个从小学就跟他同班的女生。

裘克比威廉还早看见了那封粉色的信。

他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拆开后评头论足了一番,然后溜去厕所。初中部的厕所很是多此一举,男厕还分不少隔间。
据说是因为很久以前因为男生之间比大小的恶趣味导致某一个幼小的心灵受伤。

放学时分,学生甚是寂寥。空荡荡的厕所没什么特别的异味,空气清新剂的味道弥漫开来。锁上的门很是鹤立鸡群,裘克搓了声口哨,敞着校服走向那个逼仄的隔间。

门锁其实很容易撬开。只需要把校服拉锁蹭进门锁那儿一个圆形里那道杠,轻轻一拧,门就会乖乖被你推开。

推开门,裘克迎上了男孩意外的目光。他本人也很意外。

空气中萦绕着男性特有的淫靡气息。

嘿,现在的小男孩都这么早熟吗。
裘克回身,又拧上门锁,颇有些轻佻意味的将手足无措的男孩逼到更为狭仄的角落。

“乖,哥哥帮你。”

至于单纯的帮忙后来怎么变成了两根贴在一起撸威廉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

自从最后一节体育课被同班同学拉着看了五分钟的限制级动作片之后他的脑子都是一片空白。

什么?那封情书?
威廉连情书的一个角都没看见。

“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学人家看什么a片。”
裘克听了事情的起因之后莫名其妙笑了一分钟,前俯后仰的模样让威廉想锤他。

十几岁的小男孩正是自尊心强的时候,于是威廉就那么干了。
至于最后被真的干起了架被打的呲牙咧嘴,然后继续勾肩搭背去撸串,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威廉觉得这次的撸串变成三人行让他很不舒服。裘克接了他女朋友的电话,然后他女朋友五分钟之后抵达小吃街,嗲嗲的一个女生,浓妆艳抹。见面先来一个热吻,威廉站在旁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裘克没什么介绍的意思,威廉也没什么认识的兴趣。沉默寡言又气氛诡异的三人行。

分别后威廉直言不讳。
“我不喜欢那个女的。”

裘克没吱声,加快了脚步。威廉踢着一颗石子,准确无误的次次撞在裘克脚后跟上。
“生气了?”

“没。”裘克回头,神色间居然有些飞扬“我也不喜欢她。”

从此以后威廉再也没见过裘克身边有那个女生——也没有别的任何异性。

7.

威廉十四岁,裘克十八岁。

初二的男孩突然热爱上篮球,周末的下雨天都要抱着篮球风风火火闯出家门。父母出差在外,裘克压根儿没想管着他,随口问了句雨下这么大去哪打篮球,就被狠怼了回来。

“学校有室内篮球场,连这都不知道,裘克你个沙雕!”

我日你哥。…等等。我不是这个意思。

男孩跨上山地车,消失在雨幕中。

裘克安静的琢磨了半天我日你哥这个词汇,然后不紧不慢换了衣服,出了家门,往学校方向走去。
体育场的字样下,他看见男孩呲牙咧嘴坐在台阶上,另外一个带着兜帽的人拿着棉签在他脸上戳来戳去。

有雨斜飘进去,洇开在男孩的深色裤子上。

“你走!”
威廉看见裘克走近,恶声恶气赶人。

似乎从一年前开始,威廉对裘克的态度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以前的依赖,甚至有些粘人,变的见了裘克就如不共戴天的仇人,日常就是打一架然后出去撸串。

大概是某件事挫伤了男孩的自尊心。
“哈,我为什么要走?这可是公共场合。”

近了,裘克看见男孩脸上有淤青和擦伤,身上的衣服多处蹭了泥土。身边那个男孩拿着碘酒,手法还算仔细地擦拭伤口。

“占场子被打了啊?”裘克佯装关心,然而言语里幸灾乐祸的意味谁都听的出来。裘克隔着有些雾气的玻璃,看见篮球场里的人穿着高三的校服“还是我道友。”
“你谁啊?这么说话?”旁边男孩丢了棉签,起身抄手看着裘克。

“关你屁事。”裘克连眼神都懒得丢,拽着威廉起身。“回家,别搁外头丢人了。”

威廉重重甩开裘克拉着他的手,一拳怼了上去。

得了。小家伙心情不好,拿他撒气呢。

裘克觉得不妨打一架,权当练手。

旁边的男孩看的一脸懵,但是瞧这裘克防守多于进攻,即便是进攻也是点到即止;倒是威廉招招凌厉,也就放心了不少。

两个人在雨幕中你来我往了半个小时,裘克逮着机会将威廉双手反剪牢牢制住,喘气道。
“差不多了,该回家了啊。”

威廉哼哼一声,算是同意。于是俩个人转眼间握手言和,威廉颇具歉意地回头。
“抱歉啊奈布,耽误了你不少时间。”

“没事。威廉你回家记得处理伤口啊。”
奈布盯着两个人消失在大雨中,挠挠兜帽。

裘克暗自琢磨着奈布这个名儿有点耳熟。

到家。
被雨水浸透的衣服很是难受,两个人争着都想用浴室。

“你是哥哥!要让着我!”

“滚吧你,抢得过我我就让你。”

最后还是一起洗了澡。
伤口碰到水的滋味不好受,威廉不住倒抽冷气,被裘克一巴掌拍在光裸的背部。
“忍着,叫什么叫。”

威廉转头欲反驳,回头就看见裘克身上的伤疤。
没人知道打哪儿来,威廉伸手,很想碰一下,但几乎是在指尖碰到粗糙肌肤的一瞬间手腕就被擒住。

似乎是受浴室里氤氲起的高温空气的影响,裘克声音有点哑。
“干嘛?”

“不干嘛。”
威廉收手,自顾自把自己收拾清爽。

待裘克连头发丝儿都打理好,威廉正对着镜子看贴上创可贴会不会破相。

傻小子。

裘克心底骂了一声,翻箱倒柜找感冒药,不知道从哪个旮旯摸出来两包板蓝根,看看没过期,一人一包冲下去喝了。

裘克随手抽一张纸摸干净嘴,起身就要出门。

“去哪?”
“跟铁子浪。”

威廉不做声了。

裘克出门,摸着手机跟朋友打电话,长久的忙音之后是男人干净温和的声线。
“哪位?”

“操你妈的伪绅士。连老子电话都不记?”

“…无事不登三宝殿,有话就讲。”

“干人。隔壁戴森。叫上你能叫到的所有人。学校体育场。”

“???我不去。作为学生会副主席你就不能少惹点事吗?何况你还想把学生会主席拖下水。”

“反正副主席也是你给我开的后门。况且这次是别人来惹我的。我好像看见有个叫奈布的小家伙也被欺负了…”

“我十分钟之后就到。”

第二天。

半个小时的大课间时间,威廉被恭恭敬敬站在教室外面的人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昨天抢场子的高三生。

那几个人身上都挂了彩,见了威廉一鞠躬,道歉。

威廉有些诧异,抬头看见裘克靠在楼梯的栏杆上,对上他的视线,晃晃脑袋咧嘴笑。

威廉匆匆点头应付了几个道歉的,飞奔过去朝着裘克当胸一拳,然后是一个紧紧的拥抱。

一切尽在不言中。

事后威廉听奈布说,裘克在整个高中部放了狠话。
“初中部八年级二班那个叫威廉的小子是我弟弟,你们谁再敢动他老子跟谁拼命!”

8.
威廉十五岁,裘克十九岁。

裘克又读了一年高四。

复读总是要辛苦一些,晚上的晚自习直上到十点半。而刚上高一的威廉的晚自习只到八点。

威廉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打通了裘克班主任的关系,让他下了晚自习来跟裘克一起上到十点半。

“别想着翘课,我会看着你学习的。”
威廉如是说着。

然而今天威廉没来。裘克看了看表,焦虑间回想起高一到高三的路上有一条小路直通学校外面一条巷子。

裘克霍地起身,借着上厕所的由头匆匆下楼,熟门熟路的翻墙出去。
曲折的巷子拐了弯就听见打斗的声音,裘克瞳孔骤然紧缩。

在四五个人围攻下苦苦支撑的人正是他方才焦躁不安的源头。

裘克贴着墙走到拐弯处,在墙缝儿里摸出一根钢管。
笑话,这条巷子他混了八年,哪儿有什么他还不清楚?

算得上一场恶斗。
半个小时之后五个人悉数趴了,威廉脚踝挨了一个人的狼牙棒,靠在墙根儿勉强站着。

裘克踏在为首的人胸膛,啐出一口血痰,冷笑。
“戴森,你他妈真当毕业了老子就拿你没办法?”

裘克俯身,阴狠暴戾地笑着,眼神却沉冷。
戴森看见他的脚在往下移。

“老子让你这辈子都不能人道。”
一声尖叫划破所有人的耳膜。



裘克背着威廉走在夜色笼罩的小路上。
“哥。”

他听见威廉这么叫他。
这好像是第一次。

“我喜欢你。”

月色静谧。裘克停了脚步,四周唯一的声响是两个人的心跳。
裘克很生硬的转移话题。

“他们想对你干什么?”

“…可能是想给我喂药?闻着挺香的。”

“操他奶奶的。”裘克爆了一句粗口。
八成是春药,那群人想鸡奸了威廉——道上最极端的侮辱人的方式。裘克很想回去再给那个龟孙子补一刀,但生生忍住了这种冲动。

那可是他都舍不得伤到一根毫毛的人。

9.
威廉二十一岁,裘克二十五岁。

他们的父亲去世了。死于经商的途中。
遗嘱中只提到了一句——裘克不是他们亲生的。

威廉闷闷的笑出声。裘克凑过来,也跟着笑了。

“我就这么觉得。不然都是一样的基因,为啥咱俩肤色差这么多…身高也差这么多。”裘克比划了一下,被锤。

威廉蓦的收起了嬉笑的神色。
“哥,我是真的喜欢你。”

威廉定定看着裘克,不错过任何一个表情。那一丝慌乱的闪躲没能逃过去,威廉正在快乐之余,听见裘克道。
“我要结婚了。”

10.
威廉二十五岁,大学毕业,干了三年警察后接手了父亲的公司。
他不知道裘克是做什么的,但是看他从来不愁吃喝方面的问题。隐约能猜到是些违法的事,但威廉从不刻意去问。

裘克终究没有结婚。
他那句话就像是魔咒,让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就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第十二个,枪击。
他在心里默默记上一笔。

跟过他的女人不少,连萍水相逢一夜欢晌的人都会被调查个清楚,更何况那些光明正大跟了他的。

那些蠢人都觉得只有女人能束缚住一个男人,从而最先考虑的都是爱情与性。

又是一年。第十三个,炸弹。
他去处理现场的时候,发现行凶者就在现场等他。

“戴森,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他们一起负手站在江边,看着光怪陆离的灯光为城市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

“你几乎抢走了这儿所有的走私生意。”戴森点上一支烟。

“不怪我,他们都只联系我。”裘克耸肩。“想弄死我的人很多,可惜他们都没那个能力,只能像懦夫一样对我身边人下手,有些傻子还搞得自己进了局子。典型可笑懦夫的表现——你也是其一。”

“不,我只是受人所托。我大概刚好知道这些女人对你没什么约束力,唯一能让你分心的应该是你弟弟。”
“你很爱他,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跟他在一起。”

裘克沉默了一下。
“我身边的人从第一个的扼死,到毒药,最严重的是腰斩,死法千奇百怪。每个女孩都觉得他们会客服我身边的死亡魔咒,我也乐得拿她们做挡箭牌。但是我威廉不一样,我挡下的箭就是飞向他的。”

“哈。你怕是现在想洗手都难,那些人不会放过你的。利益之下,万物为刍狗。”戴森嘲讽地笑了“我还是想提醒你…暗箭难防。”

言讫他扔了烟头准备离开,擦肩而过时低于“你可要小心保护好你弟弟。”

枪声。
那一夜,不少人从窗口看见,一条河的一侧,有红发张扬如火的男人开枪射杀了一个人。
“杀了你,是对他最好的保护。”
“我蹲监狱,也算是一种洗手的方式,不是吗?”

11.
相视无言。

威廉打通了所有关系,得以在庭审面前见裘克一面。没有栅栏,裘克带着双层锁的手铐,大大咧咧坐在椅子上。

时间很快过去。
威廉已经长大,面庞棱角分明。

“你以后又是一个可以拿去当反面教材的案例。什么不好好学习以后只能当杀人犯。”
威廉开口。

“或许这样也不错?少几个像我这样的人也好。”

沉默。
“一点都不好。”
威廉几乎哽咽。

这个案子的结局几乎已经板上钉钉——终身监禁。

裘克没法接话。
“乖,威廉。”
“别哭,过来,抱一下。”

裘克露出算得上温柔地笑容,他甚至没有办法拥抱他最爱的人,只能任由对方贴近自己。
耳鬓厮磨那一刹那,他贴在威廉耳畔低语。

“忘了我。小家伙。”

……
开庭审理。
没有丝毫意外。

没有人关心他为什么想开枪,他们只知道他的手上沾了鲜血。

法院外的阳光刺目,威廉抬起手遮住眼睛。裘克在被押下去前对他做了口型,仍然是那三个字。
忘了我。

他如何能忘了那个人,忘掉关于他的一切?
如果没了他,那么回忆里是谁每天佯装不耐烦又放慢脚步等他跟上?
是谁每天半夜起来给他盖上踢掉的被子?
是谁为了一点小事帮他出头?
是谁在危难关头救了他?

或许他可以忘掉这个人,忘掉关于他的一切。那么或许多年以后,他们还会相见。在那一刻,他确信,他还会像以前一样爱上他。

那是一种感情,无法被时间腐蚀,被未来消磨。

那是忘了这种感情吗?

阳光过于刺眼,威廉眼睛有些酸涩。

你让我如何忘记。
我爱你。

——end

评论(12)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