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墨

请看置顶

【裘前】狩猎游戏(Ⅲ)

沙雕鸽手的过渡章节。

放飞自我。

这儿大概有涉及两人除了bdsm之外的身份,joker是黑道大佬…威廉就是个大学生。

以及大宝贝的性格在本文前期会稍微乖一点,ds圈子里头互怼可能体现的不那么明显。况且两个人大概算刚认识所以威廉不会那——么——皮。
但是最后会努力贴近官设(醒醒你写不出来的

以及joker在这也不那么暴躁,最起码目前来看是的。
毕竟前期大概还是在对方心里上建立信任与依赖比较重要。

————————————————————————————————————————————

八点十分。夜色如泼墨般浓重,然半分未泄入灯火迷离的大厅。

第八天。
威廉陷入蓝调柔软的沙发,无意识咬着玻璃杯的吸管。

他已经连着往蓝调跑了一个周,况且是只要没课都待在蓝调,他都没有再遇见那晚的男人。

在打发掉今晚第三个试图跟他玩的dom之后,威廉叹了口气,向沙发里窝得更深。
邻市的dom,大概是出差才会来这儿,那么他如今应该已经回去了,自己又在等什么呢。

旋转的玻璃门映出流光溢彩,威廉几乎不抱任何希望抬眼看去。

惊喜总在出乎意料的时候从天而降。

他看见了熟悉的红发,男人跟身边瘦高的男人一起走进大厅,似乎在争执一般,而后落座时男人似是在笑,大力拍了拍身边瘦高的人。

估计要给拍断。

威廉吸完最后一口果酒,脚步有些发飘走向男人落座的地方。

大厅里的人不算多,但多半都坐着物色猎物——距离夜生活的开始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威廉径直走向他今晚的猎物——或许他被称之为猎物更为合适。

五米。
三米。
两米。
一米。

威廉看见男人不经心扫视过来的目光,同时感觉似乎全厅的人都在看他。但他没有丝毫犹豫,跪了下去,在那个有着张扬发色的男人的膝侧。

“主人。”

裘克觉得自己收获了意外之喜。
小家伙跪是跪着,挺直的脊椎与微微僵直的身子昭示着他的紧张,或许还有几分不情愿。周围的窃窃私语入耳,无非是些讶异的话语,反倒让那双金瞳闪过一丝玩味,指尖悠悠转着的折叠刀顿了顿,喉间溢出单音。

“呒…?”

威廉半抬头,视线保持在一个既能让对方看清表情又不至于显得挑衅的程度,唇角扬起不经事的年轻人特有的笑容。
“主人今晚可以让我陪么?”

“我今晚没什么心情。”
裘克漫不经心抬脚,踏在男孩膝头。是加了力道的,男孩却仍保持着笑容。

威廉抬眼看见瘦高男人不知何时离开了这是非之地,转到某个角落跟一个戴着兜帽的人调情。
既然如此,有些话就很方便摊开来说了。

“主人有兴趣跟我打个赌吗?”

“说来听听。”

“主人是最好的dom,又言明我不适合做个sub。那么我给主人两个月的时间,如果主人能把我调教成合格的sub,我就承认主人是最优秀的sub。如果没能,那么我会退出DS圈,同时您也就不配被称为优秀的dom。”
“如何?”

威廉不顾膝头的疼痛,余光瞧着面前人的反应。

他等来的是一阵低笑和头顶骤然暗下的光线,男人俯身,动作温柔地抚摸他头顶脏辫儿。
“你在给我挖坑,小家伙。和你赌赢了,你成了合格的sub;赌输了,赔上的是我的威信;不赌,又会被说成懦弱。”

“我一向不在意别人怎么说,但…”

下颌被骤然捏紧上扬,威廉对上一双酝酿风暴的金瞳。
“你,是在挑衅我?”

威廉正是风暴的中心,陈述式的疑问句使他无法作答,颌骨上传来的力道颇大让他动弹不得,只能任由那张冰冷的面具一点点贴近,两人鼻尖隔着薄薄的塑料抵在一起,眼神交织作混沌。

“我接受你的挑战。”




熟悉的房间。
灯光没有开到最亮,晦暗不明的色调平添难言暧昧。

“脱上衣。”
第一个指令。

裘克没什么心思欣赏男孩的脱衣表演,随手拈起一条麻鞭,挥下,撇嘴,换了另外一条散鞭,再次挥下,复蹙眉。

烦躁地试验完所有的鞭子,裘克抓了抓杂乱的发丝。不在状态的感觉让他不适,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焦虑感袭来。

因为手头这批货是新人负责?
还是说…因为今天这个小家伙的挑战。

裘克转身,男孩赤条条跪在地上。
“跟上。”

细绒地毯被硬质鞋尖踢起,威廉敏锐的意识到男人的意思并不是让他跟着走,而是跟着爬。

威廉从未仔仔细细打量过这间可以被称之为客厅的地方,待裘克停步时威廉发现自己身处一张写字桌旁。

男孩茫然地抬眼,对上那双没什么特殊感情的金瞳。


然后是熟悉的黑暗。

威廉摸了摸眼眶,细腻冰凉的绸感传来。

“想办法找到我。不许站起来。”

在这间看起来空旷的内室爬行似乎很容易,威廉凭着印象朝记忆中的沙发爬去。一片粘稠的黑暗间,他不确定自己走的是不是直线。不时撞上的不知名的物件时时刻刻干扰着他的判断。

方向感的缺失让他心中极度不安,连带着从未有过的恐惧一同蔓延。

手机提示音像是一个指引,威廉稍作判断调整了行进的方向——似乎是刑架那处。肩胛撞上实木制的,似乎是桌椅的腿,威廉轻嘶声,转向,又碰到金属杆。

裘克拇指摩挲着手机屏幕,余光瞥见男孩如困兽般在茶几与沙发一侧的衣架间转来转去,面具下扬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屏幕上清清楚楚显示着一个人的资料。

威廉·艾利斯。海大体育生,现读大三。热爱橄榄球足球等一系列运动,喜欢挑战比赛规则的底线。
附上的证件照上,男孩笑得阳光灿烂,爽朗又落拓。

又是一声手机提示音。
威廉指尖一寸寸摸过周围的环境,终于找到了突破口,加快速度朝前爬行。

一路上的空旷反而让心中恐惧成几何倍数增长,直到威廉真真切切地,一头撞上了墙。

操。头铁也不能这么玩。

有了参照物一切都好搞了起来,威廉一路摸着墙,朝着记忆中的方向接近。

裘克手机屏幕清清楚楚显示着另一份资料。

威廉·艾利斯。两年前入圈,从未签订主奴契约,据资料显示未有固定dom。
接下来林林总总是些评价褒贬之辞,裘克一目十行看过去,不觉有异。

威廉不知道自己爬行了多久,黑暗使时间的流逝都受到了影响。于浓墨中踽踽独行的感觉并不美妙,不少时候他近乎自虐发泄般不顾一切,然而剧烈的磕碰总能让他冷静下来。况且每当他心生退意时都会有一声手机提示音响起,这大概也不算太糟糕。

当他终于感受到指尖传来的热气时,几乎热泪盈眶。

苍天有眼,操他妈的。

眼罩被揭下,威廉适应了一下昏暗的灯光,惊悚的发现男人坐在刑架旁的双人沙发上,擦枪,真正意义上的枪。骨节分明的手拈着小块丝绒布,将一颗子弹擦得锃亮,然后干脆利落地上膛,甚至还转入掌心试了试手感。

裘克摁亮手机,垂眸看着萎靡在脚边的威廉。

“你用了一个半小时,艾利斯。”

“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成绩,先生。”

裘克耸肩,不置可否。威廉看见他拍了拍身侧的沙发,迟迟疑疑地爬了上去,跪在裘克手边。

裘克拍拍膝头,威廉又迟迟疑疑地凑过去,湿漉漉的眸看了看自己暂时的主人,明显盛着不解。

“你身上撞青了没什么感觉吗?”

威廉嘿嘿笑一声,乖乖凑过去,下巴搁上裘克颈窝。他闻到男人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和皮革的混合气味,似乎还糅杂了硝火与…沐浴露?

“威廉·艾利斯?在校大学生?”

威廉不好奇他是怎么知道的。一点都不。
“嗯,是这样。”

“说说什么感觉?”
似乎是常年握枪磨出的茧子,粗砺掌心将透明药膏摸在肩胛上时威廉感受到丝丝痒意。他没敢躲,认认真真思考半晌给出了作答。

“很奇怪。从来没有人这样跟我玩过。”

“那别人都跟你玩什么?”

腰侧。方才在一次转向中狠狠撞到玻璃矮几上的地方。

“一般是捆绑,鞭打…有的dom要求我为他们服务。”威廉懒洋洋在裘克膝头翻了个身,游移在他身上的手掌很是舒服,连着身后传来的热度熨帖到心底。

“反正他们连抚摸都带着性的味道,要不是我要求不准碰后面他们可能更想尝尝我的味道。不过嘛这样少了很多乐子,有些dom就会变本加厉啊…”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喜欢玩狗的,强迫我给他舔脚…其实这个我也有练过,最后还是他痒到不行落荒而逃。还有一次喜欢女奴,不知道为什么找上我,折腾了半夜最后很失望的走了。”

威廉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声音逐渐低了下去。

“那些人无非就是想满足自己的癖好嘛…有的被我瞪几分钟还会怀疑我会不会跳起来打他们。事实上我有过一次,然后被罚着在台上跪了一晚上。”

裘克放缓了手里的动作,看着男孩阖眼,在自己怀里睡去,眼底淡青有些扎眼。手下的肌肤质感颇佳,柔韧而具有弹性,不难想像其中蕴藏的爆发力。然而此刻睡姿安详的男孩怎么看都像一只无害的兔子——或许终有一天这会成为他独有的小兔子。


威廉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发现身处陌生的房间,阳光自窗棱洒入斑驳成影。分外舒适的伸个懒腰,威廉觉得昨天睡得很不错。

床头小丑形的钟表下压着一张字条,龙飞凤舞的笔画不难猜出他的主人。
“三天之后。”
“ps:不许随便进这个房间。”

旁边还有一把黑色的小钥匙。威廉哼着小曲儿收起钥匙,早已打定主意趁主人不在进来看看——反正主人已经把钥匙给他了。

至于他瞥见钟表上显示的时间发出一声惨叫,这就是大学生的故事了。

——tbc

每日一皮。

威廉:主人有兴趣跟我打个赌吗?

裘克:没有。滚。

全文完(buwo

评论(8)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