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墨

请看置顶

【裘前】狩猎游戏(Ⅰ)


bdsm向,慎入。(不明白的请百度)

有人想看我就…写下去。没人喜欢我就在脑洞里给自己爽了。快乐。(你就是想鸽

裘前性格使我头秃。

大概是个混圈多年暴躁老裘克和初涉世事中二威廉的故事。

论一个作死的狂傲sub如何被调教成温顺兔子。

在屏蔽的边缘大鹏展翅。

————————————————————————————

蓝调club。本市最著名的BDSM 俱乐部。

威廉插兜跨进金色大厅的时候,忽视四面八方聚集而来的,或是欲望,或是不甘,或是难堪的目光,敏锐地发现今夜的人群有些不同寻常,细细看去又似乎并无不同——仍是那几张熟悉面孔。

威廉弯弯眉眼,露出年轻人特有的笑容,爽朗又朝气蓬勃,扫视一圈儿算是跟几个熟人打了招呼。随后熟练地敲敲靠走廊右侧的吧台桌子。
“深水炸弹,苏格兰威士忌的那种。”

调酒师小哥应了一声,明显心不在焉,眼神儿不住往大厅的角落扫。
威廉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看见一群眼熟的sub围在一起,影影绰绰露出一抹刺眼的红色。

“威廉哥。”调酒师叫了一声,将透明杯放在他面前,单肘支着木色吧台,唇畔弯出两个小小的酒窝。威廉随性靠上,听着调酒师絮絮叨叨跟他讲话。

“嗳那个男人,听说是邻市最好的dom,不知道玩起来会是什么样子…他刚从我这边过去,那气场,啧啧啧…可惜我今晚还有夜班,不知道哪个sub有运气能跟他共度一夜。”

最好的dom?
“呒…我可以去试试?”

“别吧!”调酒师惨叫一声,“这儿最好的dom都被你逼疯了,你还想祸害邻市的吗…”

“别这样说,我什么都没干。不过是他问我做不做他的奴隶,我盯了他一会儿他就放弃了而已…。”

“威廉哥。你太可怕了。”

“我不是我没有。”威廉耸肩,松垮的T恤衫隐约透出他肩胛结实的肌肉线条“我只是个sub。”

哪有你这样的sub。
明明该是奴隶,表现出的自然和气势却让dom都自惭形秽。

威廉没听见调酒师小哥内心的弹幕刷刷一片呼啸而过,端着那杯五颜六色的深水炸弹走向角落的沙发。



裘克此刻很是不耐烦。
周围各路货色让他有种被观赏的感觉,或许他该给旁边挂上“文明观猴”的标签。
呸。去他妈的。

裘克的脸色很难看,但是在面具的遮挡下并没有人意识到这点——大概除了不远处那个安静看书的伪绅士。


裘克眼神不善地扫过去,正看见瘦削的男人温柔地将手插入趴在膝上人的发间,温柔爱抚。


cnm。托你的福,老子在这脱不了身,你倒是跟佳人花前月下。
裘克翘腿,不耐烦啧声。要不是那个名字烂大街的男人宣扬开了他的身份,他原本可以安心的挑选一个合眼的sub。

他来这儿只想找合心意的猎物,但是周身围绕的粗略扫过居然没有一个让他看着顺眼的。他耐着性子又看了一圈儿,几乎一模一样的白皙肤色与娇弱身子让他犯恶心。

玩男人,玩的就该是男人。这群娇滴滴的玩意跟女人有什么区别。

蓦然间裘克的余光扫到一个靠近的人影,细细打量下那人穿着的宽松运动衫和运动裤完全挡不住肌肉线条。麦色肌肤也很合胃口。只是…年龄看起来,未免过于年轻?

裘克眯眸,随口问身边一个sub。
“那是谁?”

“那个啊。”妆容妖艳的sub撇嘴“蓝调最优秀的sub,也是最难啃的骨头。您不会喜欢那种吧?无法给您绝对的控制欲与满足感。”

不置可否。
或许这个边陲的小城市会给他一些惊喜。
裘克如是想着。

男孩越走越近,裘克没有起身,翘起的二郎腿甚至都没有一丝改变。或许唯一的变化是抬了抬眸,逼视着逐渐靠近的人。

哪怕男孩在即将走到他身边的时候绕了过去,裘克都没什么表现——虽然他很期待这个男孩能跟他玩一晚上,但是作为一个优秀的dom,主动只会让他失去sub对他本该存在的敬畏。

“你看起来心情不好。”
威廉绕了个圈,走到沙发背侧,少年特有的活力嗓音在裘克头顶响起。

头顶。
有趣。

“我可以陪你?”
像是疑问句,又带了陈述的味道。

“你是个sub?”
沙哑的嗓音透过面具传来。

“每个第一次跟我玩的人都会这么问。”威廉不以为意耸肩,他知道男人看不见,讥俏地勾起唇角,言语间蕴藏着淡淡的骄傲“事实上,我是个sub。”



蓝调的二楼是一个个的房间。威廉跟着陌生的红发男人走到一个陌生的房间。黑暗被刺眼的白光打破,算不得宽敞的内室展现在威廉眼前。

靠门是欧式的真皮沙发,火红和纯黑的色调搭配鲜艳又刺目。两侧高高竖起展示架,各类物件堆放的杂乱无章。正对着沙发的是一个十字刑架,锃亮铁色对受刑者露出凶狠的獠牙。

“进来记得脱鞋。”裘克提醒了一句,意料之外的传来男孩的追问。
“这是你的房间?”

裘克缄默一下,抑制爆粗的冲动。
谁家的崽子这么没规矩,要是他养的绝对早都给打残了。

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赤脚踩上异常柔软的地毯,威廉惊异地低头看了看,看不出材质的柔软长毛从他脚趾间钻出来。

裘克很自然的坐上沙发,抄手翘腿,金色灯光照射下宛如帝王——在这个房间里,他本来就是绝对的权威。
“既然说了陪我玩,那么拿出你的本事来。”

男孩顺服地低头,恭敬地跪在裘克面前。

裘克敛睫看了看,很标准的跪姿。双腿打开同肩宽,身体同小腿成90°角,抬头挺胸,双肩后张,双手背后交握。运动衫勾勒出的线条洋溢着诱人的意味,裘克对上男孩的眼睛,瞳孔骤缩。

直视主人的眼睛,好啊。
反抗的猎物永远让人兴奋。

很自然的起身,绕道男孩的身后。男孩的头很自然地转了转,跟随着裘克的动作,随后又小心翼翼的转了回去。


“对项目的要求?”仍然沙哑的嗓音传入威廉耳朵。
“没有。您可以对我做任何您喜欢的。”

这究竟是一种自信,还是说一种挑衅?

“安全词?”
“…或许我可以使用您的名字?”
男人笑了一声“你没有这个资格。”

“那么…1013。”

这个房间号。

“准备好了吗。”
“…嗯。”

威廉看不见裘克的动作,细微的恐惧来源于未知。

“啊!”呼啸的风声,突如其来的疼痛隔着布料清楚的传到了结实的肉体上。
威廉晃了一晃。这他妈也太快了吧。

“跪地为奴起身为友在我这是一句屁话。” 另一鞭带着十足的力道甩了下来。
威廉阖目,身子剧烈颤抖一下。

“所以你让我很不爽。小崽子。”

脊背上的疼痛自脊椎传入大脑,出乎意料的带起全身的酥软,只有火辣的刺痛分外清晰。

第三鞭。横切过之前交叉的鞭痕,威廉感受到了冰凉的质感贴上滚烫肌肤,忍不住喉中溢出闷哼。

他自认衣服的质量还不错,但是就这么被抽破…也太说不过去了。
操,身后那家伙怕不是个变态。
挡着脸大概也是因为变态长得都不怎么好看。他有些刻薄地想着。

裘克空甩两下,慢悠悠转回了威廉的视野。威廉也终于窥见那条鞭子的全貌——一米多的暗红色蛇鞭,泛着冷冷的光泽。

“我不知道哪个dom把你教成了现在的样子…”

“我没有dom。”打断。

又是一鞭子,精确的从男孩胸前横过,衣衫发出脆弱的撕裂声。
“你他妈有没有dom干老子屁事。”

裘克爆了今晚第一个粗口,收手透过面具冷眼看着跪姿变形的男孩。
“不得不说,你身为sub的素养让我有点失望,甚至比不上刚才我身边那群妖艳贱货。”
“如果你没有抱着对主人最基本的臣服,趁早滚出我的房间。”

“我从不为了废物浪费时间,哪怕一晚上。”

陌生的字眼。
威廉看着衣衫胸前的裂痕,那像一个裂开的嘴嘲笑着他。前胸后背的疼痛连成一片,直烧入心底。

半晌。

跪着的男孩姿势发生了变化,左手握住右手手腕,以一种更加完美的姿态呈现在了他的主人面前。目光平视面前人的裤腰,眼神驯服而温良。

男孩伏下身去,以最卑微的姿态趴在男人脚下。

“使主人不愉快是威廉的过错。”
“没能使您享受到美妙的夜晚实在抱歉。在今晚剩下的时间,我将一切听从您的吩咐。”

————tbc

评论(22)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