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墨

请看置顶

【信白】城市爱情故事番外(二

我终究不是什么魔鬼(你他妈就是想混更)

短小结尾。私心tag。


浮世苍茫。

离韩信失踪过了整整五年,李白为了刘邦那句意味不明的话,也找了整整五年。

 

他去过希腊的圣托里尼岛,澳大利亚的珊瑚礁,美国的夏威夷,法国的塞纳河。他去的地方从举世闻名到籍籍无名,遇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却都不是他想找的人。

 

李白经常碰见情侣,挽着手,有说有笑。

每每这时,他会点上一支烟,胸腔胀得有些酸涩。

 

他不是没有怀疑过韩信已经死了,化作煦日,清风,尘埃,雨露来拥抱自己。

但他又怎么甘心,他还没有找遍世界每一个角落,怎么能断定那个红发的男人已经消失。

 

十二月。

美国西部坐落着一处群山,连绵雪山间包围着的城堡如一芥尘埃存于天地。城堡内的男人坐在旋转而上的楼梯上,心不在焉翻着面前薄薄的书本。

 

每天早晨十点准时回来的女仆安静的做着不多的活计,残留的好奇心也不过是在好奇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人,被关了五年仍然是一副不急不躁的样子。

要知道,每日陪伴他的只有旋转楼梯两侧的书。

 

今日的白雪似乎都有些躁动的意味,女仆小姐在打扫一楼厨房的时候听见了门铃,开门是棕发的男人,眉眼间的疲倦下残留着几分张狂。

 

“可否让我借宿一晚,美丽的小姐?”

他的蓝眼睛很好看。

 

女仆小姐在愣神的同时,男人已经不客气地挤了进来,身上雪花簌簌而落,木地板上积起小小的水滴。

 

棕发男人略带歉意地报以微笑,锐利的眼神落拓异常地打量了一遍女仆。

“或许你应该去给你的主人说一声。”

 

“不用了。”

棕发男人骤然僵住,瞳孔放大。

熟悉的音线带了沙哑,骤然砸在脑中,引起整个身躯的震颤。

 

李白抬头,对上旋转楼梯高处的红发男人。

 

好久不见。


——————————拉线—

逼逼叨叨又来了。


一开始是联文只是想开车,翻到职场三十题就有了这么一个先做后爱的狗血故事。

没有想很多,三个小时肝完了全文。

喜欢的人不是很多——当时状态是在下滑阶段的。


但是后来有人评论写得好,想看番外。

心里有些忐忑,因为担心写不出对方想看的番外。


我很少写剧情,一是嫌弃自己的文笔写不出来,而是嫌弃自己脑洞不够好看。


但是性是建立在爱之上的。


于是有了这个算不上结局的结尾。

他们起源于性,收获的是爱。


一个在与世隔绝的城堡软禁,一个走遍山河湖海寻找他的踪迹。


最后他们相遇了。


很简单。

就这样吧。没有什么很想说的。


还是谢谢各位的喜欢。

我很清楚自己的水平,很多时候写点东西只是给自己看的。


有点话废。总之还是谢谢有那么几个人能喜欢。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