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墨

请看置顶


今天下午清lof&相册&QQ翻到的一个存梗,想了想真的是很适合第五那篇试水文。
加上很多人评论区吐槽我发刀,这儿就来逼逼叨叨几句。

我是个虐文写手,很多时候觉得刀比糖更能彰显人性的光辉。

Final的背景是百年孤独里奥雷里亚诺和蒙卡的故事,而那篇裘前想表现的也是这种针芒相对的感觉(uh具体我觉得我并没有表现出来。毕竟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

他们都有彼此的信仰,哪怕相似的灵魂忍不住贴近,仍然无法苟同对方。

给joker的结局根原著里的蒙卡一样,都是被枪决。

威廉能给joker的也就只是临别前最后一次的亲密无间。

关于这个设定我零零散散想过很多。


他们会在短暂的和平期坐在一家酒馆里喝酒,竖起耳朵想听清邻桌传来的动静。
威廉听见有人问裘克脖子上的挠痕。

“老兄,你上哪找来这么烈的女人?”

裘克似有似无瞟他一眼,杯中酒一饮而尽,唇角裂开一个恣肆弧度。

“是啊,烈得很。”


他们会在战争期兵戈相交,彼此打的天翻地覆眸光相撞迸出激烈的火花。


他们的第一次是在威廉受伤的一个晚上,没有月亮和星星。
像是一种发泄,裘克本可以事后杀了威廉,但他没有。

“我觉得我不是什么不肯趁人之危的君子,但是世上能带给我酣畅淋漓感觉的人已经很少了——不管是战斗,还是做爱。”

“滚回你的营地,下次在战场上我一定会亲手把子弹送入你的胸膛。”


他们零零散散的约会,马靴踏在河岸的鹅卵石上,小心翼翼的试探,妄图得到出对方的机密。


《百年孤独》原著里有这样几句话。

蒙卡在奥雷里亚诺攻占马孔多之前这样对乌尔苏拉说。
“和他一样。”
“尽我的职责。”

奥雷里亚诺临刑前探望死囚时说道。
“不是我要枪毙你。是革命要枪毙你。”

我相信灵魂这一说,只有当一个人遇见相似的契合的灵魂之后,才会明白什么是非他不可。

以上。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