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墨

请看置顶

【信白】城市爱情故事·番外

鸽手来还债了。垃圾文笔轻微ooc见谅。

假装自己是个正经的清水文手。


————————————


韩信最近不知道在干什么,有些神神秘秘的。李白不止一次看见他跟秘书窃窃私语,见他来了便立刻停了话题。

韩信有事瞒着他。


李白问过韩信,得到的回答并不令他满意。


直到七夕。

似乎是为了照顾单身狗的情绪,顺带留给小情侣足够的独处时间,下午三点的会议很快开完了。
室内的空调泄出丝丝缕缕凉意,然而韩信面上仍然有些泛红,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背上早出了一层薄汗。


收拾资料的声音窸窸窣窣,韩信咬牙,不知从桌子下哪儿摸出来一捧花,直愣愣冲着李白单膝跪下了。

一屋子的人都愣了。


韩信一副上刑的模样,只觉得他应该说点什么,然而咬合肌僵死一般什么都说不出来。


后知后觉的起哄成功缓解了尴尬,李白迈步过去,俯身。
“你这几天在忙这个?”


“嗯。”


“爸爸原谅你了。”


李白笑眯眯接了花,伸手在韩信脑袋上拍了拍。
虽然像是拍自家小狗,韩信仍然感觉到无法言喻的满足感。



婚礼的准备分外忙碌,婚纱照,酒店,司仪…。
不知不觉夏日即将收尾,一场雨后天气乍寒。


两个人在谁穿婚纱这件事上争执了很久,最终决定一起穿西装。


似乎还有什么不太圆满。
韩信瞒着李白去了李白父母家里,沉默地在门外站了半天,成功进去了。


谁也不知道他干了什么,李白猜测是很丢脸的事,不然韩信也不会死都不告诉他。


总之李白在婚礼上看见自己父母的身影明显愣了愣,而后眼泪险些流出来。



上了年纪的司仪分别拉住两人的手,低沉的嗓音遏制住了席间窃窃私语。
李白听见他问韩信。


你愿意接受李白成为你家庭的一员,不论贫困还是富贵,健康还是疾病,一生一世忠于他,爱护他,守护他吗?


韩信回答的我愿意突然渺远了起来,李白猛然间热泪盈眶。
司仪接下来的几个问题李白哽咽着说了我愿意。


韩信似乎有些担心,该走的程序走完了后将李白拉到后台。

“怎么了?”
李白摇头,突然抱住韩信,脑袋埋入他肩胛。


韩信沉默,揽紧了怀里人儿。

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此后余生,携手共进。


从此他们过上了没羞没臊幸福快乐的生活。























没了。


























就这样。

















什么。别翻了,没有车。





























我不是魔鬼。














我真的不是。












20.一场飞来横祸


偏远的乡村,孤寂的河水不知疲倦地流淌。

沉郁的水声。


李白一个人坐在堤岸上,支颌看着逐渐黯淡的屏幕——上面是两个人的合照,一个笑得灿若星子,一个有些不知所措的木讷。
说不出的契合。


可惜只能留在回忆里。
回忆里那个男人俊朗的眉眼,冷傲的性子,以及对自己的温柔。


李白回忆里还有那个白雪纷飞的小年。韩信例行去邻省汇报工作。
归期将近。


黑夜,无星。
刺耳的手机铃声惊扰了趴在沙发上看书的人,李白探出个脑袋,艰难的伸手摸索茶几上的手机。
接起,隐约传来的是急促的喘息和凌乱的脚步,熟悉的男低音有些嘶哑,却仍残存着对他那份温柔。


“李白。”


“对不起。”


“活下去。”


“…我爱你。”


巨大的惶恐攫住李白的心脏,电话里嘀嘀嘀的忙音仿若催命。打过去,无人接听。
怕不是刘邦那个龟孙子终于忍不住了。


韩信自此再没了消息。
李白叫过一帮人,在偏僻的道路上截了刘邦的车,刘邦气定神闲的打了个电话,抬头挂上商人特有的市侩笑容,像只狐狸。


“别这么折腾了。”
“韩信说过不准动你,但是你什么时候惹我生气了可就不一定。”


李白目光阴鸷,啐了一口,就那么看着那个高高在上的紫发男人,一拳挥上。
刘邦没躲,受了那一拳后很久之后才攥着李白手腕,呼气。
“你跟他真像,棱角分明的小野猫。”
“他能不能活下去全看你的表现了,李白。”


分明是同一个名字,韩信柔声唤的温柔缠绵,这个男人柔声唤的却是毛骨悚然。


“韩信没死?”

“目前没有。”


李白沉默,牙关磨了半晌大力抽回了手。


投鼠忌器。
他不敢冒险。



”骗子。“

李白将瓶中残酒洒入江浦,仰靠上倾斜的堤坝,胸腔间不断鼓噪着。
或许这颗心还在跳动,就证明他还活着。


或许。
会有那么一天。
红发男人向他走来,露出久违的笑容。


旁置的手机屏幕逐渐灰掉,最终归于黑色的死寂。



评论(4)

热度(29)